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普通餐馆电脑或因消费税起价 32%中低收入家庭负担加重

《当今大马》 王德齐 19.01.2010

马华拉美士国会议员蔡智勇担忧,政府推出新消费税(GST)制度,再加上重整津贴制度削减财政负担,或会引发一次过的通膨效应,以及加重贫穷家庭的生活负担。

其中,收入少过2000令吉的32%家庭恐怕将会首当其冲,如果推行消费税过程中缺乏适当的津贴重整,这将对中低收入家庭带来影响。

“这是因为收入少过2000令吉的家庭(原本)无需缴交个人所得税。实行消费税后,购买房屋汽车都必须征税,购买非必需品(如玩具、熟食、罐头食品、包装水等)也一样,因此将加剧现有的通膨压力。”

此外,现有重整津贴行动也会制造紧张、不安和不满,因为一些原本有资格享用津贴的人民,可能会不小心被排除在外。

比如,现有的E-Kasih制度就面对许多问题,包括申请者必须填写多达24页文件,而一些获得福利局批准的人士未被列入名单内。这也拖延了实行新的白米固本制度。

或引发非统制品连环涨价

尽管政府已经表明必需品不会征收消费税,但也是马华消费税特别小组主任的蔡智勇在研究报告中,并不排除消费税会引发非统制物品涨价的连环效应。

这是因为我国过去见证许多例子,每当一些原产品涨价后,就会引发大多数物品和服务跟着起价,而相关部门无法控制涨势。

“比如,当汽油价格上涨到2令吉70仙,大多数物品、食物和服务价格都暴涨。不过,当汽油价格下滑时,这些物品的价格却没有随着更改。”

“最近的例子是废除白面包津贴,导致面包价格上涨20仙到30仙。副贸消部长只能说这项调整毫无必要,并敦促有关商家奉行企业社会责任,以及呼吁消费人利用他们的权利。这些声明都无法遏制过分的牟利活动,以及商家提高物品服务的价格。”

蔡智勇也表示,新加坡、澳洲、纽西兰和加拿大的资料显示,有关国家在推行消费税时都面对一次过的通膨阵痛,起初制定的税率将对通膨压力带来影响。

水果汽车香烟酒或较便宜

蔡智勇更分析,消费税对各项物品和服务带来的影响。他指出,普通餐馆、电脑和文具是具有可能起价的物品。

“根据初步估计,餐馆征收的消费税将比服务低1%,因为后者是5%,前者是4%。不过,如果有关餐馆时坐落在酒店外,收入介于50万到300万令吉,那么他就会更昂贵,(因为它原本需要征收服务税)。”

“另外,电脑和文具等普通物品,表面来看预料会起价,但如果国产税或进口税有下调,就可能会抵消掉消费税。”

其他一些征收更高的销售税的物品,则可能在推行消费税后出现便宜的情况,包括:
(一)水果、特定食物材料和建筑材料(5%销售税);
(二)普通物品包括汽车(10%销售税)
(三)烈酒和酒精饮品(20%销售税)
(四)香烟(25%销售税)

缺乏完整资讯令人民混淆

不过,蔡智勇也指出,在缺乏征税资料下,人民最担忧本身并不知道物品价格会维持、上升,还是下降。

尽管媒体上有数篇关于消费税的文章,但是它们只是提供零碎的资料,无法改变公众的印象。

根据媒体报道,第二财政部长披露,新消费税制度将把贫穷人士的税务负担,从传统税制的2.38%减少到2.17%。至于高收入人士的负担则会从13%减少到2.74%。每个家庭每年将能省下14令吉52仙到346令吉92仙。

“这明显和其他政治人物或公众认为会通膨的意见不同。但是,政府却没有提供怎样计算出这些节省,因此公众普遍仍持有负面意见。”

他指出,人民和商界所关注的课题包括有关当局是否会提供征税的完整名单、所得税会否减低、消费税会出现各层级累积的问题,以及消费税会否检讨。

民众怀疑政府是否会搁置

此外,实行新消费税制度可能带来其他问题或担忧,包括执法机构是否已经做好准备、政府会否朝令夕改,以及频频被揭发贪污丑闻的政府机关,能否善用新税制带来的10亿令吉附加收入。

它也可能为商界带来一些冲击,包括必须花更多钱和聘请更多人来处理新税务、研究宣传物品或免费样本是否应该征税、重新调整会计系统,以及更善于管理现金流动。

蔡智勇指出,消费税原本应该在上届大选前推出,但是最后却展延。因此,公众也普遍认为,如果经济情况变得更糟糕,或使群众对新税制非常不满,消费税就不会实行。

“因此,许多商家并非全力推展消费税,直到他们肯定这是势在必行。”

咨询各利益相关者的意见

鉴于这项新税制或会引发通膨,许多民众也感到混淆,因此蔡智勇建议,政府应该更鼓励民众参与这次的税务改革。

政府应该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消费人、小型商家和工业、非政府组织、慈善组织、税务专家、商会、工会和工业专家,举行一系列的咨询会议,已全面考虑他们的意见,并且准备做出必要的修改。

“政府不应该自以为他清楚全部东西,以及什么对民众最好。政府应该设下期限让民众提呈他们的建议,来鼓励公众参与。”

政府也需要设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或工作队,来研究和监督消费税对人民的影响,鉴定和解决实行过程的问题,协助商家作出准备,展开教育工作,协调各政府部门的资源,以及获取人民和商界的反应。

此外,政府应该立即发出消费税的详细指南和规则,让各工业能够提早作出准备。政府也应该设立一个网站来提供消费税的最新讯息。

应全力遏制商家赚取暴利

针对通膨的问题,蔡智勇承认这项问题很难避免,但是政府应该全力遏制商家赚取暴利的问题。

他指出,媒体此前报道贸消部准备在3月提呈反暴利法案(Anti-profiteering Bill),这和其他143个推行消费税国家的做法相符。不过,他也关注,执法机关缺乏人力执法的问题。

“如果缺乏人力和执法,执法框架也只是纸上谈兵。因此,如果要提出任何法案,就必须确保有足够的资源和人力,以及相符的惩罚。”

他也建议提高推行初期征收消费税的标杆,从现有的50万令吉收入,提高到100万令吉。如此一来,这将能抵消消费税部分的影响。

建议减低公司个人所得税

针对重整津贴制度的问题,蔡智勇则表示,政府必须改善E-Kasih的制度,以免受到官僚作风的影响,包括减少需要填写的文件,以及缩短批准程序。

“政府应该只是设立一个全体政府部门都能使用的资料库,来鉴定需要援助的人。一个完整的体制将能够有效接触到需要援助的人士,协助抵消消费税的冲击。”

他也建议数项措施来协助人民适应新税制,包括减低公司和个人所得税,特别是中等收入的层次;减低国产税或进口税;提高薪水标准,让更多需要援助的人能够享受津贴,以及减少汽车的国产税。

他也表示,政府应该重整反贪会的独立性,加强调查和提控行动,将能减少人民认为消费税会出现疏漏的印象。

另一方面,他也针对事前准备、实行消费税以及事后监督的过程提出一系列详细的建议,协助新税制变得更加完善,并且让商家们做好准备。

促国阵领袖全力配合推动

蔡智勇更强调,政府必须明确发出消费税铁定进行的讯息。如果现有的消费税法案又再搁置,那么民众和商界就不会认真作出准备,势必打击其推行过程。

“推行消费税需要执政党领袖的支持,他们所传达的讯息也必须是一致,以避免混淆。”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