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8, 2010

复议感谢国家元首施政御词



我在昨天(3月17日)在国会下议院完成了复议感谢国家元首施政御词。以下是我当时发表时的重点:

经济

政府应该根据经济需求和成长率,预算我国在短期、中期和长期内所需的外劳,以拟定全盘计划处理外劳事务。

目前外劳政策经常更改,而且不同部门有不同措施,例如,虽然内政部说每个档口只能聘请一名外劳,可是人力资源部却说可以聘请5名外劳,令人混淆。

政府在外劳政策上需要保持连贯和透明化,以减少可能发生的贪污问题。

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因为人口不多,即使失业者都获得工作也还有空缺需要填补,所以我国仍需要外劳。不过,目前外劳占工作人口20%至25%,或者是200万到260万人,因此政府需要全盘计划来控制外劳。

聘请外劳成本低,不过,过于依赖外劳和低成本是一种陷阱,这是因为大多数生产商喜欢以低成本雇用外劳,不会注重如何提升员工技能和生产力,也不注重在节省人力的技术的投资和革新,这不但导致产品素质低,业务成长率也会逐步下降。

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私人投资从2006年开始每年下降0.4%至今的原因;1997年私人投资占国民生产总值30%,可是2009年仅占11%。

数据显示我国因为生产成本不能和邻国竞争,而不再是外资首选。外资在1990年占国民生产总值6.3%,1997年下降至3.3%,2009年首9个月的外资是122亿令吉,比2008年同时期749亿1千万令吉低。

聘请外国人或外劳方面,我国需要的大多数是蓝领阶级,他们从2000年占工作人口的9%,增加到2008年的19%,而外国专才则逐渐减少,从2000年的8万3千200人减至2008年的3万6千800人。

因此,政府有必要制定全盘外劳政策,避免我国经济发展因为外劳政策而放缓。

人才外流

政府鼓励我国专才回流的奖掖应该包括提供协助寻找工作、设立公司和安置家人,而不只是提供税务回扣而已。

目前如果专才要回流我国,他们必须自行寻找工作和安顿家人,政府并没有提供指南或协助,这可能难以吸引想要过更好生活的人才回流。

个人所得税和汽车税务回扣不足以吸引人才回流,目前的回流计划仍有一些繁文缛节,尤其是如果涉及非大马公民的配偶和孩子,需要耗时超过6个月。

外交部副部长柯希兰之前在回答他的提问时指出,2008年3月至2009年10月期间,有30万4千358名大马人移民,这等于每个月有1万9千人移民。

国人移民的原因包括除了薪金差距大、教育素质问题之外,人民感觉不公平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新经济政策的目的是消除贫穷,重组社会,用意虽好但是没有好好执行和监督,被小撮个人利益至上的人骑劫,导致非土著对工作机会和前景感到灰心。”

我希望新经济模式可以解决上述问题。

津贴

建议政府应该逐步取消津贴制度,并直接发放现金援助给需要帮助的人士。

发现金给需要帮助的人士可以直接让他们受惠,不过政府必须制定明确的条件,并通过相关部门如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农业及农基工业部等拟定完整的受惠者名单。

“政府应该退出更透明化的津贴发放制度,更关注赤贫者、贫穷者、残障者、老人和失业者。”

发放津贴其实对我们是一种坏处,因为有了津贴,薪金就偏低,人民需要依赖津贴,加上没有最低薪金,公司也不会根据国际市场来调高员工的薪金。

而且,虽然津贴可以降低生产成本,不过这会导致商家不注重发展人力资本和科技。

目前津贴的物品都被出口或用作出口原料,结果受惠的是外国人民。虽然生产公司会向政府缴税,可是目前没有数据显示到底是政府从公司获得的税收高,还是政府付出的津贴多。

“目前不管收入多少,人民都可以享有津贴,不过相比之下,富人获得的津贴比穷人更多,例如驾马赛地的富人和驾电单车的低收入者所享有的汽油津贴是一样的。”

政府应该重组汽油津贴,否则不法集团走私汽油和柴油的问题层出不穷,结果导致人民不能真正受惠。

举个例子,警方瓦解走私柴油的不法集团时发现,不法集团每天售出近11万2千公升柴油,每天获利6万7千令吉到14万5千令吉,等于每年获得2千400万令吉至5千200万之间。

教育

我希望政府承认统考文凭,让统考生进入师训和本地大学,缓和华小老师不足的问题。

统考文凭普遍受到国外著名大学承认,例如墨尔本大学、悉尼大学、新加坡大学、北京大学等,如果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也可以减少人才外流的问题。

“政府正积极提高学生的英文水平,不过随着中国和印度崛起,中文和淡米尔文也日益重要,因此政府应该积极解决华小老师不足的问题。”

虽然我国的教育拨款占5.9%国民生产总值,比其他先进国家所占的比例更高,可是教育素质却不比这些国家好,政府有必要检讨原因。

在去年11月宣布的小六能力倾向测试(Aptitud)成绩中,在50万9千885名考生中只有5.7% (2万9千零84人)拥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另外只有34.34% (17万5千101人)拥有思考能力,这显示现在我国学生的好成绩大多是靠记忆和死背得来的,教育素质有待提升。

目前教育拨款大多数是用在提升设施,可是政府也应运用拨款来加强师资培训,提高教师薪金,希望更多人才投入教师行列,以全面提高教育素质。

最低薪金

政府应该设立探讨最低薪金委员会,向政府代表和私人界共同探讨最低薪金制度,确保我国员工薪金符合经济现况。

目前我国薪金是参考消费指数(CPI)来制定,可是因为衡量消费指数的物品中许多都是统制品或受到津贴,所以不应该作为薪金的参考。

虽然推行最低薪金制,成本就会提高,不过成本提高会让商家或雇主改变原本的生产模式、进行革新或在提高生产力的人力和技术方面进行投资,因此经济模式也会改变。

当局可以制定每小时最低薪金,鼓励兼职或弹性工作时间,让更多青年或妇女投入工作,我国可以减少依赖外劳,减少失业率。

提高员工最低薪金,公司未必会亏损,例如油棕公司Asiatic Development Berhad (Genting Plantation)在2008年的员工薪金是8千300万令吉,占了18%的税前盈利(4亿8千200万令吉),以这个情况来看,如果公司提高员工薪金两倍仍然会有盈利。

国库控股
希望当局提供数据,说明国库控股近10年来,每一年从南北大道公司获得多少股息及其用途。

南北大道在2004年至2009年派出的股息是37亿7千500万令吉,那么国库控股在当中获得多少股息,给政府的股息又是多少?如果没有给政府,这些股息用在哪里?

国库控股是政府主要投资臂膀,而国库控股拥有64%南北大道公司股权,是该公司最大股东。

南北大道每年盈利平均10亿令吉, 等于每天有270万令吉盈利,这些盈利有70%至80%是政府赔偿金。虽然政府宣布2009年赔偿给南北大道公司的金额是1亿5千万令吉,可是根据南北大道公司的财务报告,该公司获得的政府赔偿是8亿1千300万令吉,到底哪个数据才正确?

“我之前在国会曾经提出,如果国库控股可以从其他投资赚钱,应该考虑收购南北大道,可是迄今没有进一步详情。”

根据南北大道财务报告,政府仍欠24亿令吉赔偿金。预料过路费会在今年调高,可是在政府要节省营运开销的情况下,政府再给额外赔偿金的可能性不高,因此南北大道应该秉持企业社会责任精神,不要调高过路费。

既然南北大道公司的64%是国库控股持有,即使不调高过路费和获得政府赔偿,交通流量也可以确保南北大道的盈利不受影响。

“长远来看,除非国库控股收购南北大道,否则人民每三年就要面对过路费调高的问题,因此我希望收购南北大道的行动可以尽快落实。”

反对党

民联自2008年在雪州执政,该州统一售出采砂的Kumpulan Semesta 有限公司所获得的采砂税收逐年减少,产量也不如预期。

上述公司的采砂税收已从2008年的713万令吉,减少到2009年的468万令吉。

以每公吨20令吉的售价计算,该公司的收入估计是1亿5千万令吉,每年需要出产7千500万公吨的沙,不过,2009年首9个月,该公司制出产25万公吨沙,只是预期产量的5%,而且目前该公司在雪州是垄断经营的。

八打灵县土地局在2009年从雪州内3条河所获得的采砂税收才2万7千令吉,和2008年380万令吉的税收相距甚远。

虽然雪州首20立方米单位的水是免费,不过因为居住在组屋、中价公寓的低收入居民就因为没有分拆水表,而无法享有到免费水,结果是住在排屋或独立式洋房的富人获得免费水。

吉打州在民联执政后以回教党为首,该州的宰猪场被拆除的风波目前还没有真正解决,这说明在多元种族社会如何平衡各族需求是一项挑战,所以承诺往往比实践容易。

“国阵是有问题,民联在一些州属执政时也有问题,不同的是国阵经过了52年的考验。”

1 comment: